親馬鹿


咩係「親馬鹿」?

簡單講,係一啲過於疼愛小朋友嘅行為或呢類嘅父母稱之為親馬鹿。

親馬鹿にも程がある!(但縱都有要有個程度!)


無論小朋友定寵物我對「乖」嘅要求都好高。

hime BB時期去到寵物舖買嘢職員問我hime最近點,我會直接話「好曳」。
每日就好似甩繩馬騮咁喺屋企喪暴走。
雖然明白貓B時期暴走屬於天性問題,但我係認為曳。

BB時期我真係有擔心hime係好惡教甚至係唔受教。

係!
我係當佢小朋友咁教!
唔係要佢讀書寫字,我要求嘅係佢能力範圍可以同應該做嘅事。


初初考慮要唔要養貓時我其中一個顧慮就係間屋。
屋企新裝修完都未過一年,若果養隻貓返嚟,間屋咪俾佢抓到渣都無?
養得雖然預咗屋企啲傢俬會成為佢哋嘅收甲道具,但我從來唔會種容佢。

托賴,由一開始呢個囡已經識得貓枱條柱係俾佢用嚟磨爪。
之前都有提過,有個時期hime鍾意抓梳化底。
瓹入去一抓我就捉佢嚟哦。
就算諗住逃離現場諗住可以避過一劫,奈何俾我捉完仲要返去現場哦得仲耐。
哦得多,而家hime入去梳化底係觀察我哋行嚟行去,甚至係入去瞓覺,再無抓梳化。


另外一樣我由一開始就教hime嘅就係食。-咩食得咩唔食得、而且唔可以浪費食物。

細個已經同佢講,我哋唔會食你嘅嘢食,所以你都唔可以食我嘅嘢食。
我哋嘅嘢食你只可以聞,八卦吓係咩嚟,但唔可以食。
咖啡、泡菜、檸檬、可樂、納豆咩我都俾佢聞,佢越唔會鍾意嘅越俾佢聞。
聞得多佢知啲嘢食「咁難聞」你都食嘅?!-我先唔食。

hime係放長糧,細個佢食嘢時我算跟得好足。
佢食食吓跌咗啲餅碎落地下,我會篤住粒餅碎提佢要食返。
當然唔係每次叫佢即刻食返佢都會食,但我低線係我要個碗入面食乾淨周圍都無餅碎先加糧。
個碗或者側邊有餅碎,我都會執返落個碗度示意佢知仲未食乾淨,只要佢一食乾淨我就會即刻refill俾佢。
久而久之,hime係習慣跌咗落地嘅要跟手食返,而且係食乾淨先會有得refill。


住咗年幾,邊啲做得唔做得、廚房厠所入唔入得佢全部都知。
硬頸囡嘅hime每日都會試我底線,睇吓有無突圍嘅一日。
但我而家已經唔洗再做「常哦」,有時一句「ダメ!」甚至掘住佢就搞掂!

有日男友同我講,hime真係算幾乖。

係!

hime的確係算係幾乖!
呢個囡係硬頸,會發脾氣,火遮眼起上嚟我佢都會照撲過嚟咬。
我話過佢:「你硬頸我硬頸過你;你癲我癲過你,你繼續癲睇邊個癲啲!」
俾我鬧到試過兩眼有淚水,大大啖透完個大氣靜落嚟佢又無嘢。
嗰吓發咗出嚟就無嘢,佢唔係記仇。

我教嘅、要佢做嘅,佢都明、會做。
佢受教聽話的確令我成為一個親馬鹿。

但我絕對唔係一個馬鹿親(笨蛋父母)。
動物唔及人聰明,但唔代表蠢。
就算係寵物我覺得都要有躾教育(家教)。

廣告

工房種


2013.10.09 ホシノ山

屋企出現咗多士爐,買咗枝煉奶,朝早我可以烘多士食搽嚟食。
見過好多包友整過工房種。
有煉奶,於是我又試整吓工房種。


40%工房種同60%工房種分別都試做過。
40%嘅比平時直接用生種去做仲要乾,唔會再試。
第二次用60%,比如40%好多,但我睇唔出同食唔出同直接用生種嘅分別。
最大嘅問題係60%工房種比直接法嘅老化(乾)得仲快啲。


奇怪!
明明好多試做過工房種嘅都話會keep住用,一致好評。

我同啲乜種乜種總係好似唔多夾。
天然酵母種又係咁,試整法包嗰啲液種又係咁,同網上人哋示範嘅有好有距離。
咁耐係得湯種係唯一一個種,網上睇同我做出嚟個效果叫做一致。
到底我係咪有咩step做錯咗呢?

常備菜


2013.09.30 肉じゃが

不定期我就會整定一至兩樣嘅常備菜(preserved food)。
通常都係きんぴらごぼう(金平牛蒡)同ひじきの煮物(羊栖菜油揚煮物)。
有時會轉吓款整牛蒡じゃこひじきの煮物(牛蒡羊栖菜魩仔魚煮物)或者卯の花(豆渣煮物)。
今年menu有所增加。
4月時開始整かぼちゃの煮物(炆南瓜),到咗夏天又整揚げ出し茄子(炸茄子)。


到呢2個月當staub出現咗喺屋企之後,整多咗肉じゃが(薯仔燉牛肉)。
見屋企有材料,嗰日又得閒的話,就整定喺度。
又可以當做當晚個餸,其餘嘅用嚟做便當或者過幾日晚餐嘅side-dish都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