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佢珍珠雞定糯米雞好?

2018.09.05 糯米雞

自從整完個荷葉飯之後,蒸咩我都拎個蒸籠出嚟蒸。
竹籠蒸嘢無咩倒汗水,蒸出嚟嘅嘢係爽得嚟但夠晒濕潤。
平時買啲魚蓉燒賣呀、豬腸粉呀,蒸排骨呀我都係用蒸籠嚟蒸。
就係咁我可以騰空返隻鑊出嚟炒另外嘅餸,其實真係幾方便。

就係咁,而家咩都想拎嚟蒸。
見到蒸燒賣咩?不如俾幾粒水餃落去蒸埋咪唔洗煲多煲水。
點知蒸水餃係好食過放湯,因為個皮煙韌啲好咬口啲。
蒸過燒賣、腸粉、排骨、鳯爪,仲有啲乜可以整嚟蒸呢?
蝦餃要搓皮要啲時間同埋唔可以放冰箱做stock,之前包過荷葉飯就不如整珍珠雞啦!
基本嘅材料都有,只要買荷葉同糯米就OK啦。

IMG_0324網上好多都話糯米預先浸3−4個鐘就得,但我買呢包糯米寫住話要浸12個鐘,保險啲我跟佢浸足12個鐘啦。
我用咗塊蒸布墊住啲米喺蒸籠蒸,蒸咗半個鐘左右就得,蒸出嚟嘅糯米粒粒都好爽身。

IMG_0331
蒸糯米飯期間煮餡料,半煮半炆咁煮到收汁之樣再攤凍。
有雞髀肉、蝦米仔、冬菇仔、瑤柱仔同肉碎。
我通常試整一樣新嘢會失敗就係太足料。
浸米嗰刻有諗過會唔會唔夠飯呢?
但我提自己:「唔好咁足料!真係唔夠飯再煮過。」

蒸好嘅糯米飯我將佢平均分咗12份諗住整6隻珍珠雞啦。大概1隻珍珠雞分到70g糯米飯。
整軟咗嘅荷葉裁好,所有都準備好咁開始包啦!
將半份飯放上塊荷葉度時:咁少飯點包呀?!
就係咁,諗時將6隻糯米雞變成3隻啦。


包完放入蒸籠。
我到底稱呼佢做珍珠雞好定糯米雞好呢?
我呢個蒸籠係10吋,每隻包完都有掌心咁上下大。


佢又未去到糯米雞咁好厚飯,亦未去到珍珠雞咁只見飯唔見餸喎。
味道係好食嘅,唔會好似出面食完會渴喉嘅。


因為食過啲汁多到浸到隻珍珠雞/糯米雞濕漉漉嘅。
所以我唔敢落太多汁,點知真係太輕手,下次多返啲好食啲。

後來有一日我發現原來有茶樓張點心紙有樣係叫「珍珠糯米雞」。
相信佢就係同我整呢個唔知點叫佢嘅失散姊妹嚟。

廣告

家鄉薯仔糕

2018.06.16 薯仔糕

以前阿嫲仲喺度嗰陣,每到農曆年前都會見佢整好多好多薯仔糕。
薯仔糕係我家鄉嘢食嚟,雖然我從來都無返過鄉下。
新年除咗蘿蔔糕、芋頭糕,仲一定會見到薯仔糕呢樣賀年糕點。

每年都會聽到佢老人家話整得好辛苦、做糕做到兩隻手都敏感等等。
次次問我哋要唔要拎啲糕返去食時,阿爸阿媽總會話唔洗,費事佢老人家聽到我哋話要又要做多啲嘢。
就係咁,由細到大我只聽過薯仔糕,但從來無食過。

到上年阿爸返鄉下時,表嬸整咗薯仔糕叫阿爸拎俾我哋食。
食過之後我即刻愛上咗,但除咗返鄉下之外根本無方法食返呢種家鄉味,咁唯有我自己郁手整啦。

IMG_9688.jpg單憑食過嗰一次嘅記憶,再加埋阿媽轉述當年阿嫲落咩材料之後,我決定一試。
點知一試出嚟都係8 、9成似,而味道更啱自己嘅口味。
相比起蘿蔔糕,薯仔糕唔算難整,準備功夫同難度都少好多。
單係薯仔蒸熟做薯蓉就可以,唔洗好似白蘿蔔咁刨絲呢樣已經慳好多功夫。
全部材料喺蒸之前已經係煮熟,所以就算第一次整都唔洗怕唔知點較味。
可以慢慢逐少調味試到滿意為止先拎去蒸成形。

IMG_9707.jpg之前有聽過過話薯仔糕係好似蘿蔔糕咁放入模度蒸。
我印象中阿嫲整嗰啲係搓成長條嘅,表嬸嗰次整嘅都係一樣,所以我今次整都跟返整長條去蒸。
而且用呢個造型切嚟煎嗰陣都方便啲,煎完出嚟金黃色圓碌碌咁,好啱農曆年個氣氛。
出年農曆年,除咗蘿蔔糕同年糕外,仲可以加埋呢款家鄉薯仔糕啦。

心目中嘅乾燒伊麵

2018.07.08 乾燒伊麵

由我開始入廚房煮飯開始,基本上我都係用易潔鑊。
易潔鑊易用又唔會痴底,少少油甚至有時唔洗落油都可以用到,最緊要係完全唔洗打理。
但易潔鑊個塗層會老化,無論幾靚嘅牌子都好,以我哋屋企用嘅情況,每2年左右就要換一次鑊。
我覺得好煩,好多時到換嗰陣已經買唔返本身用緊嗰個款;
一係有,不過要搭埋其他無需要嘅煲煲蓋蓋一套咁買。
每2年我就要嘥時間重新睇過買邊隻鑊好,每次我都好抆。

上年中秋節前我毅然決定唔再用易潔鑊。
做完一輪功課,我決定轉投鐵鑊。
睇完一輪心目中睇到有2個牌子,不過其中一個較貴而且香港無。
另一個價錢比較容易入手而且啱啱嗰期做減價,於是我就由煎pan開始轉投鐵鑊啦。

雖然話鐵鑊要養鑊,仲話第一次用之前又要咁又要咁,上網睇到真係俾佢拋一拋。
但諗心一層STAUB咪又係咁話要養,我其實都好少理,再算啦。
到用落我覺得佢比鑄鐵鍋更加易服侍,因為佢係一隻鐵鑊,完全唔洗呵護。
萬一真係生鏽咩?用砂紙省走啲鏽漬再養過,又唔會爛嘅。
就係咁,唔夠兩個禮拜,我趁個減價仲未做完,即刻買多隻中式鑊同隻細煎pan。

IMG_0011
自從有咗隻中式鑊之後,呢一年我煮多咗好多中式嘅嘢。
易潔鑊唔用得大火煮食,所以好難做到乾炒。
相比起易潔鑊時期,而家真係想炒咩都得。
除咗炒飯,想喺屋企炒乾炒牛河、豉油皇炒麵呢啲完全無問題。
而當中我最滿足又最得到旦那さん歡心嘅就係呢個乾燒伊麵!(食譜喺最尾)

已經唔知幾多年無食過真正嘅乾燒伊麵啦!
出去食飯,明明餐牌寫住係乾燒,但上到枱永遠都係炆嘅樣,有次勁到水汪汪咁上枱都話自己係乾燒伊麵。
呢啲炒粉麵茶餐廳食都要$7-80,激鬼氣為咗唔想再俾人跣,我自己炒!

唯一唔好嘅係,炒呢個麵要有韭黃先成事。
但韭黃一啲都唔襟擺,要即日買即日炒先得。
如果可以隨時隨地都可以喺屋企炒嚟食你話幾好呢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心目中嘅乾燒伊麵"